×

首页 > 时政热点 >  正文

“被遗忘的美国人”正在改变美国政治

2019-03-25 14:27:27 来源:环球时报

  美国白人蓝领的不满和政治活动,既是特朗普2016年大选中赢得“铁锈带”进而入主白宫的关键,也是美国反全球化、反移民浪潮的“背后推手”。执政两年多来,特朗普总统对内减税、去监管、严打非法移民,对外奉行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从多个层面回馈该群体,部分政策取得了一定效果。

  但日前不少共和党参议员反对特朗普因“建墙”而实施的“紧急状态”,再加上民主党凭借2018年中期选举夺回众议院控制权,且在“铁锈带”多个州的参议员和州长选举中也颇有斩获。那么,变得不那么愤怒的白人蓝领,在美国政治中的作用也会发生变化吗?

  白人蓝领生存状况在改善 

  自特朗普胜选以来,白人蓝领就成为美国媒体和社会关注的焦点。特朗普口中“被遗忘的美国人”,成为“搅动”美国政治和政策的关键。据美国劳工部、世界大型企业联合会和《华盛顿邮报》等机构的调查统计,美国蓝领的状况已有明显改善。

  2017年,蓝领工作岗位增加65.6万个,虽然少于服务业新增的170万个,但增速更快,而且在乡村和小城市的就业增速超过大城市。2018年,美国采矿业、制造业和建筑业就业人数有所增加。2018年前11个月,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新增就业9000个,同比增长5.1%;煤炭采掘业新增就业1400个,同比增长2.1%;制造业新增就业24.9万个,迎来1997年以来最好的一年;建筑业新增就业24万个,同比增长4%,是2015年以来最佳表现。值得注意的是,蓝领就业的增速,均高于金融、保险和房地产服务业等白领岗位的增速,与信息产业就业下滑更形成对比。

  蓝领岗位的增加导致劳动力市场紧俏,甚至一度出现招工难。为招到合适的工人,相关企业不得不提高工资。蓝领工人的年收入涨幅超过3%,而管理类和专业技术类雇员的收入涨幅约为2.5%。可在一些地方,企业主不得不降低用人标准,招收那些没上过技校的年轻人,并向他们提供企业内部的基本技术培训。

  蓝领状况的改善与特朗普政府的政策有一定关系,但也得益于2010年以来美国经济持续复苏的周期。另外,美国房地产市场膨胀、油价上涨、南部遭受风灾后的重建等都是直接推动因素。此外,容易被忽略的是,这种状况与美国蓝领本身的短缺关系密切。在当前美国就业市场,蓝领就业仅占13.9%,政府部门占15%,而服务业占比高达71.1%。随着婴儿潮一代陆续退休,同时越来越多年轻人上大学,并在毕业后不愿从事父辈们养家糊口的体力劳动,美国蓝领的劳动力市场难以扩大。

  共和党没能稳住“铁锈带” 

  在美国蓝领整体受益的同时,作为特朗普重要支持者的白人蓝领状况变得更好。但民主党不仅时隔8年重新夺回众议院控制权,还将更多的女性、少数族裔和年轻人送入国会。在1月初开张的第116届国会,女议员数量创历史纪录,议员在种族和族裔上的多元化更加明显,年轻议员的加入将议员的平均年龄拉低了10岁,这让“老白男”们颇为失望。在宾夕法尼亚、俄亥俄、密歇根、威斯康星等“铁锈带”地区,民主党参议员连任成功,在州长选举中也表现不错。

  特朗普政府的“政绩”,为何没能转化为共和党的胜利?首先,民主党对基础选民进行了成功动员。民主党在选举中没有拿经济议题大做文章,而是聚焦特朗普“分裂美国”“破坏民主制度”的做法,攻击其“歧视女性”“不尊重少数族裔”的言行。在“认同政治”推动下,非洲裔和拉美裔的投票率均超过2016年大选中的表现,女性投票热情同样高涨。看看如今民主党内宣布投身2020年大选的人士,其立场都是希望进一步激发少数族裔、年轻人和女性站出来投票。

  其次,民主党与共和党激烈争夺“铁锈带”的白人蓝领。民主党在该地区本来就有较好的群众基础,白人蓝领集中的工会曾是民主党的长期盟友。很多民主党策略师认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2016年在“铁锈带”的惜败,源于希拉里建制派色彩过浓,且对该地区的竞选投入远远不够。而去年11月的中期选举,民主党高度重视白人蓝领。

  再次,国会选举不同于总统大选。选民们更在乎议员和州长候选人的政策和形象,民主党的长期经营发挥了作用。相对而言,因为“特朗普不在选票上”,共和党选民的投票率并没有被“激发”出来。

  贸易保护将成两党共识 

  白人蓝领状况的改善,并不必然导致该群体民粹主义势头减弱。实际上,对经济状况不满只是该群体愤怒的一部分原因,文化认同和社会感受上的“不爽”可能更根本,也更难解决。他们怀念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黄金时代,在国际上对中国和其他新兴国家的崛起感到焦虑,在国内则对少数族裔政治、经济和社会权利的提升感到不安。单纯的生活有所改善,不足以安抚他们长期形成的“失落感”和“被剥夺感”。

  另外,该群体好转的经济状况能否持续也是个问题。自去年底以来,美国经济不确定性上升,股市波动明显、房贷利率上升,以及中美贸易摩擦对美国经济的负面影响开始显现。美国部分经济学家认为,随着减税、去监管等政策效果减退,2019年美国经济放缓可能性增大。

  一旦特朗普政府受困于国内政治而无法推出大规模基建计划,经济放缓将是大概率事件。若此,美国采矿业、制造业等均受影响,白人蓝领不得不承受相关的损失。从长远看,即便美国经济保持现有增速,蓝领岗位的紧缺必然促使企业加大对自动化技术的投入,以提高劳动生产率,这将制造新的“机器取代人”的矛盾。

  从美国国内政治看,不管今后一个时期蓝领的状况如何,两党在选举政治的压力下都会更加重视对该群体的争夺。“铁锈带”是美国贸易保护的温床,是2020年美国大选期间特朗普必保的“福地”,也是民主党必争的“战场”,两党争相讨好该地区的白人蓝领,将使贸易保护成为两党的共识,成为国会和政府的共识。(作者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美国政治室主任)

作者:张文宗 编辑:董小宁

中央新闻网站  专注青少年领域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3016345号-1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客服电话:010-57380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