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时政热点 >  正文

戈兰高地映射出美国的自私与功利

2019-03-27 15:30:35 来源:环球时报

  3月2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行政命令,正式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拥有主权。外界评论此举是对叙利亚主权和领土完整的悍然攻击,对阿拉伯世界的公然冒犯,对国际关系基本准则的粗暴践踏。到目前为止,联合国、欧盟、阿盟、海合会、德国、法国、英国、土耳其、俄罗斯等国家及国际组织或明或暗地谴责了美国,还没有一个国家站出来挺美国。这已经能显示出在这个问题上的人心向背。

  “冷点”突然炒热的玄机 

  从历史上看,戈兰高地是叙利亚、以色列、黎巴嫩三国边境地区一块1800平方公里的高原,原本是叙利亚的领土,1967年战争中被以色列军事占领,到目前为止以色列控制其中1200平方公里的土地。

  从法律文本上说,1981年以色列议会通过法案正式兼并戈兰高地,把以色列法律、行政管理权适用到戈兰高地。同年,联合国安理会全票通过497号决议,宣布以色列的兼并无效,要求以色列撤回法案。当时美国的里根政府为惩罚以色列,推迟了同以色列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也就是说,包括美国在内的全世界都不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主权。甚至以色列也没有公开宣布对戈兰高地享有主权,而在以色列与叙利亚的和平磋商中,以戈兰高地换取叙利亚对以色列的承认一直是一条基本原则。

  以色列同叙利亚关于戈兰高地的最后一次接触是2008年,此后戈兰高地的主权归属一直不是一个热点问题。目前,以色列同叙利亚之间没有就戈兰高地进行谈判,以色列也没有任何可能撤出戈兰高地,更没有迹象显示叙利亚会重新占领戈兰高地。在这种情况下,美国政府突然把这个“冷点”炒热,既是特朗普主政下的中东政策的自然结果,更是美以领导操纵选举政治的必然结果。

  自从1979年美国成功调停、埃及与以色列达成和平条约以来,历届美国政府都试图在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之间维持适度平衡,一直支持“土地换和平”的基本原则。即以色列把1967年占领的阿拉伯国家领土还回去,换取阿拉伯国家对以色列的承认。

  选举政治背后的套路 

  然而,随着以色列内塔尼亚胡政府日趋右翼化,以色列国内政治势力对“土地换和平”的支持度下降。特朗普上台执政后,新一任美国政府抛弃“阿以平衡”“土地换和平”等美国长期坚持的原则,先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现在又承认戈兰高地是以色列的领土。根据特朗普政府及其支持者的政治逻辑,这两次承认没有改变任何事实。因为,事实上以色列现在的首都就是耶路撒冷,事实上戈兰高地现在就是在以色列的统治之下,所以美国只是在承认一个事实。

  根据当前美国政府的逻辑,道义、国际法、正义在国际关系中没有立足之地,事实上的军事占领是唯一的事实,这是赤裸裸的强权政治逻辑。这次承认显然不是特朗普政府心血来潮的即兴之举,而是早有铺垫。2018年联合国大会例行表决一项象征性意义(不具有约束力)的动议,谴责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占领,但美国有史以来第一次投下反对票。

  最近,美国国务院在一份关于人权的报告中,对戈兰高地的定语从“以色列占领下的”改为“以色列控制下的”。现在,美国正式承认戈兰高地是以色列领土,是这一系列修正的自然结果。

  此外,特朗普选择在此时正式签署行政命令,显然是受美国和以色列选举政治的影响。4月9日以色列将举行大选,目前的民调显示内塔尼亚胡的选情紧绷,迫切需要拉升选情的亮点。“大幅改善的美以关系”是内塔尼亚胡的一大政绩,特朗普在以色列选情白热化的时刻挑起戈兰高地问题,显然不是巧合,而是精心布局的结果。在签字仪式上,特朗普把签字笔交给身边的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说: “把这支笔送给以色列人民”,这都是非常明显的选举套路。

  同时,这个决定对特朗普2020年的大选造势也没有坏处。2016年的民调显示,56%的美国人支持亲以。而且,共和党支持者的亲以比例,比民主党支持者更是高出26个百分点。因而,此举会为特朗普和内塔尼亚胡个人赢得政治资本。

  看似轻松获利的美以 

  从地区及世界的长期发展来看,美国白宫的这一决定,导致受害的是中东各国和世界和平,这里面当然也包括美国、以色列。

  正如特朗普在签署这一行政命令时所预测的,此举不会产生直接的、现实的影响,不会影响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实际统治,也不会改变戈兰高地的国际地位。受伤最重的阿拉伯社会目前没有能力反制美国,据称到目前为止只有黎巴嫩发生了小规模街头抗议,人数仅几十个人。但长远来看,此举会产生重大的、间接的有害后果。

  首先,美国在阿拉伯世界的信誉会进一步受挫,其正在推动的所谓巴以和平“世纪协议”将受打击。美国原本打算在以色列大选之后,找个合适时机抛出协议文本。但现在看来,无论什么时候拿出这个文本,都会遭到相关国家的反对。

  其次,以色列未来同叙利亚达成和平协议的通道,事实上已进一步被堵死。

  第三,美国在叙利亚和平进程中所能发挥的影响会逐渐缩小,叙利亚各派对美国的怨恨显然会增加,随之而来的可能是向伊朗、土耳其、俄罗斯靠近。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最基本的国际规范受到侵蚀。不能通过战争兼并其他国家的领土,是联合国宪章的一条基本原则。美国此举开了一个罪恶的先例。或许联合国安理会应该提出新决议,再次确认497号决议的内容,届时美国大概率会否决,但不得不作为孤家寡人,站在几乎全世界的对立面。(作者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中东所所长)

作者:牛新春 编辑:董小宁

中央新闻网站  专注青少年领域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3016345号-1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客服电话:010-57380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