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热点舆论 >  正文

我们该怎样扶贫?

2018-07-11 16:41:53 来源:联合早报

  Sina Weibo Email扶贫向来是政府社会政策的一个重点。大概没人会反对扶贫,但该怎样扶贫,却往往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难有定说,也往往成了政治的分歧点。

  看法分歧形成两大不同政见,一种右倾,一种左倾。前者像美国,后者像欧洲福利国家。我们走的应算是中间路线吧。建国以来,政府就排斥福利国的理念,强调自力更生的精神,实行有限度的社会福利;近年来则着重所谓针对性扶贫措施,通过各种行政措施,帮补低收入阶层的家庭生活费用、教育费、水电费、托儿费等等;但始终回避“普遍主义”。

  问题是,截至目前的做法是否足够?这也许就是今年以来人们一直在讨论或争论的重点和分歧点。一些社会学者和社工认为不够,他们甚至把问题的症结归诸于体制,说是结构性问题,包括社会分配不均。政府显然并不苟同。

  5月间发表的政府新施政方针,把加大力度克服社会不平等列为施政要务之一。基此,承认社会不平等现象的存在,是大家的共识,莫衷一是的是该怎么做,或是说目前的做法还有哪些不足之处。扶贫政策自然和整个对治社会不平等的大政方针是分不开的。

  无可否认,新加坡整体社会已进入小康,但社会上仍然存在一部分低收入家庭,他们需要帮助和提携,而在今天的新社会情况下,这方面的工作显然要比以往艰难得多。新的社会情况是,大部分人“上岸”了,他们也因此掌控了更多的社会资源,占据了更加有利的竞争优势,这和刚开始发展时期多数人“共穷”的情况有别。令人担心的是,这是否会妨碍社会流动性,低收入阶层更难往上流动?

  因此,新时期的扶贫策略须配合客观情况的改变而有所调整,这应该也是共识。应该如何改善,或做得更加细致化,提高有效性,这些都是有讨论空间的。但把低收入阶层难以“翻身”的问题根源,都归咎于整个制度,看来是不公允的。今天的社会福利措施相对完善,和建国初期相比,更有天壤之别。那大家的分歧在哪里?

  首先,对“基本需求”的定义上,大家就各持己见。在一些社会学者和社工心目中,除了基本的衣食住行,还应有基本的薪金,也就是一个家庭最低需要的生活费。因此,他们倡议应该实行最低工资制度;或者确保每个家庭每月能得到最低的生活费。有学者计算出,一个四口之家,每月的基本生活费是2500元左右。

  有些人也许会说,包括美国在内的不少国家都已实行最低工资制,新加坡为什么就不行呢?一刀切的最低工资制确实有许多毛病,实际数目应该是多少的争论也难以避免,而且必须不时因通胀等因素而调整。因此,新加坡采取自己的渐进式(progressive)工资,强调技能培训与提升。

  另有学者认为,那些住在租赁组屋的贫困家庭,并没有得到全面的照顾。他们之所以摆脱不了贫困,是因为他们处于弱势,社会体制对他们不利,求助过程也可能使他们丧失应有的尊严。学者的看法是必须实行“普遍主义”,就是让所有家庭都至少享有这个基本工资或生活费。他们认为,以我们国家今天的财力,这是可以办到的,之所以没做,是不为也,非不能也。

  以国家今天的财力来说,政府的确可以实行诸多慷慨的短期措施,问题是如何持续?能否持续?从政府的角度看,所谓基本需求应该是指住房、水电、食物、医疗和负担得起的教育等几个方面。在新加坡,几乎人人都得到这些照顾,包括大多数租赁组屋的住户。参与讨论的部长指出,新加坡的扶贫做法强调自力更生的精神,这种做法运作良好。

  平心而论,今天的低收入阶层所得到的政府帮助,即使不是无微不至,也说得上是面面俱到了。1960年代和1970年代,政府财政薄弱,所以只能集中满足人们的住房需求,大力普及教育和发展经济,谈不上给低收入家庭什么财政转移。

  几十年间,新加坡的经济发展蒸蒸日上,大多数穷苦家庭也通过栽培孩子受教育成才(而非政府的福利救济),摆脱了穷困的枷锁。这当中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志气和骨气。所谓人穷志不穷,穷苦家庭和孩子,最重要的就是要有逆水行舟、刻苦奋进的精神,而不是怨天尤人。

  事实会说话,总体来说,新加坡的脱贫政策是正确的。今天,我们已算是一个小康社会。扶贫必须扶在关键上。此所谓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因此,把重点放在教育上是对的。现在,扶贫的做法其实还包括给家长就业和培训方面的辅助,这也是授人以渔的体现。

  说到政府对低收入家庭的照顾,更是让许多中等阶级家庭感到非常艳羡。政府社会福利的开支,主要的钱其实都是花在照顾贫病孤老这些群体身上。至于是否足够,要多少才够,这是一个政治判断,也必然会有所争论,总有商榷余地。重要的是,关键点有没有被忽略,或是照顾得不够,这就包括住房、教育、医疗等生活基本需要。

  作为一个没有天然资源的小国,我们不可能盲目效仿任何其他国家的做法,包括北欧那些富裕的福利国家。因为照搬它们的做法,对我们来说肯定是不可持续的。我们应该做的,或许是全盘检视目前的多方援手(many helping hands)做法,在落实上是否有什么偏差或照顾不周之处。

  多方援手,全社会参与,原则和方向都是正确的。在层层相因的安全网里面,有各种各样的援手,除了政府的,还有民间的、族群的,不一而足。就以教育方面来说,几十年前,要拿到什么助学金和奖学金是非常稀罕的事,现在有各色各样的奖助学金,政府的、公司企业的、基层组织的和宗乡团体的,要说还有漏网之鱼,那就不可能是机会不足或钱不够用的问题,而是这所有的援助机制的触角,还无法做到无孔不入。或者,是有些关节在运作上失灵了。

  总的来说,今天的扶贫仍然应该基于授人以渔的基本原则。只有这么做才有可持续性,并逐渐协助低收入家庭脱离贫困的煎熬。直接的接济当然也不可或缺,但必须适可而止,就像帮人渡河的木筏,而不能成为拐杖式的永久依靠。只有这样,我们的社会整体才能继续发挥自力更生的精神与活力。

  (作者是前新闻工作者,前国会议员)

作者:吴俊刚 编辑:实习生施予

中央新闻网站  专注青少年领域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3016345号-1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客服电话:010-57380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