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止校园欺凌 亟待"两会"之外落实综合治理

作者:陆方兴 来源:未来网

制止校园欺凌,不能仅停留在“两会”的关注上,更需要多部门齐抓共管、综合治理,真正有效落实。

  

  据未来网关于两会“我最关心的教育议题”调查活动显示,“校园暴力立法”为网民关注的前三大热点之一。一个中学生团队关于校园欺凌的调查发现,23%的人经历过校园欺凌。为此,多位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表示,将就此递交相关建议。(3月9日《现代快报》)

  校园欺凌问题走入今年“两会”,但就此能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吗?显然,残酷的现实表明任重道远。

  法律层面急需破解盲区。一是入刑年龄偏高。2015年10月18日,湖南邵东三少年残忍杀死与其无冤无仇的在校值班女老师,连办案民警都震惊其作案手段的老练冷酷。尽管他们分别为13岁、12岁、11岁,但身高有的已近1.7米。因不足14岁,无需承担刑责。这何以告慰无辜的亡灵?杀人都不承担刑责,校园欺凌的惩戒岂不更微不足道?法律的威慑力显得多么苍白!二是《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对严重不良行为的未成年人的矫治,不再强制送工读学校,埋下了校园欺凌的隐患。与此同时,作为配套措施,工读学校,本是国家针对轻微违反法律或犯罪行为的未成年人开设的特殊教育学校,如今多数改名为“专门学校〞,已经日式渐微,未得到应有的重视。法律盲区的根源,恐怕在对人的善恶两重性认识不足,概念化地认为“人之初性本善”, 以为宽容犯罪是保护未成年人。

  学校教育有两个突出问题。一是过多强调宽容教育,惩戒教育不足。和以往相比,许多省市修订的《中小学生学籍管理办法》没有了惩戒的规定。最近青岛市政府发布地方性规章,规定中小学可惩戒学生,应该是一种进步和回归。二、对校园欺凌的长期漠视。学校的考核机制,仍然仅是教学质量,造成学校法制教育形同虚设。有的教师缺乏责任心和经验水平,使得一些校园欺凌没被及时扼杀在苗头中,反而愈演愈烈。一些学校存在避讳观念,似乎校园欺凌是阴暗面,有意不提,造成校园欺凌的定性处置不力。

  家庭教育存在忽视孩子和过分护犊两个极端。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家庭成员之间要少一些暴戾之气,多一些对话交流。不少留守儿童缺乏正常家庭的温暖和教育,成长中注定了家庭教育的残缺和空白。与此形成强烈对比的是,城市家长的过分护犊,纵容孩子以牙还牙,让学校教育很为难,不利于孩子健康成长。 

  充斥影视、媒体、电子游戏的暴力镜头,甚至褒扬黑帮老大形象,有意无意宣扬暴力解决问题,在潜移默化中影响着孩子的暴力效仿行为。网络时代,为了孩子,呼唤正确的舆论引导,而这需要有关部门下大力气整治。

  因此,制止校园欺凌,不能仅停留在“两会”的关注上,更需要多部门齐抓共管、综合治理,真正有效落实。

  江西财经大学 陆方兴

1 共1页
作者:陆方兴 编辑:程世杰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3016345号-1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客服电话:010-5738050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