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未来观察员  >  正文

少年夫妻 我送的祝福里含着些许伤感
来源:未来网   作者:黄齐超   2016-02-26 10:21:00

  一对即将年满16岁新郎新娘的婚礼一夜间成为网络焦点。据当事人和家属确认,男孩生于2000年9月,女孩生于2000年10月。吴明敏数着一块一块的零钱,憧憬着去买她最爱吃的辣条,张家乐长着一张娃娃脸,看起来比同龄人都要瘦小,“责任”、“养家”这样的字眼已常挂在他嘴边。人们很难将这两个孩子与婚姻联系到一起。但事实上,早婚早育已成为当地的现实。传统背后,映射的是大山里年轻人们贫瘠、迷惘的生活。

  16岁,还是一个人天真烂漫的年龄,还是在校园内接受教育的年龄,还是享受父母宠爱的年龄,无论从是生理、心理抑或是法律的层面上,都没有到达适宜结婚的年龄。然而,张家乐与吴明敏却带着家人的祝福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每个人都有追求爱情的权力,每个人都有享受美满婚姻的自由。新婚伊始,新闻中的这对少年夫妻和我们身边的每一对夫妻一样,憧憬着婚后甜蜜生活。然而,他们的年龄实在太小,稚嫩的肩膀如何扛起婚姻的责任?能否在婚姻中经得住“理解、尊重、信任、包容”的考验?靠什么获取法律的保护和法定夫妻应有的各项社会福利?这难免会让我们的祝福变得凝重,也夹杂些许挥之不去的伤感。

  少年夫妻在中国西南部的贫困山区并不鲜见,以至于当地民众见怪不怪,习以为常。诚然,早婚与其民族习俗、生活习惯及父辈们的影响有关系,但这毕竟不是现代文明所能认同的现象,消除少年夫妻、早婚早育,也是我们应当努力的方向。可以说,少年夫妻是一块多棱镜,它折射了西部贫困地区令人心痛的社会现状,比如留守少年缺乏父母的亲情安慰;比如贫困山区的教育落后,学生厌学辍学严重;比如法律法规对未成年人保护的弱化,等等。

  年轻人本应朝气蓬勃,要在人生最美的时间段里学习科学知识,掌握生存技能,应当有着比早婚早育更美好的愿望,应当有比过早结婚更远大的人生追求。精神贫瘠比物质匮乏更令让心痛,少年夫妻似乎让我看到了鲁迅笔下少年闰土的形象——虽然面带喜悦,却掩饰不住对生活的迷茫。由此,一股难言的凄凉从心底涌现出来:难道早婚早育果真的成了大山里一部分年轻人的幸福事?

  祝愿这对少年夫妻婚姻幸福生活美好,但同时,我们更希望少年夫妻现象能随着经济发展、社会文明而逐渐消失。毕竟,早婚就像打了催熟剂的瓜果,即便有自然熟的味道,也给人一种说不清的怪异感觉。

  (未来网评论员 黄齐超)

编辑:巩帅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3016345号-1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客服电话:010-57380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