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原创评论 >  正文

“未成年”不该成为放任少年犯罪的借口

2019-03-13 17:42:58 来源:未来网

  今年全国两会,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市谢家湾小学校长刘希娅等30名人大代表联名提交了关于修订《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的议案,建议将刑法的未成年人刑事责任年龄下限降低到12周岁;同时调整相对负刑事责任年龄为12周岁到14周岁,已满12周岁不满14周岁的未成年人,只对性质极其恶劣的犯罪行为承担刑事责任;相应的调整完全负刑事责任年龄为14周岁。(3月12日澎湃新闻)

  近年来,全国各地已经发生多起青少年涉暴案件,得益于刑责年龄的保护,这些“恶少”基本毫发无损,影响极坏。2018年底至2019年初,湖南接连发生3起未成年人涉嫌杀人事件,嫌疑人都只有十二三岁。两起杀害自己的母亲、双亲,一起的被害人只有12岁。“我又没杀别人,我杀的是我妈”,让人不寒而栗,可以说,降低刑责年龄,已经刻不容缓。

  降低刑责年龄是完善中国法治体系的需要。2017年3月15日,《民法总则》将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年龄下限标准从10周岁下调至8周岁,为刑事责任能力划分提供了参照。《计划生育法》删除了晚婚晚育相关政策,人大代表们要求修改法定婚龄,将年龄下调至男满20岁,女满18岁。这些都不能孤立地来看,各个法律的年龄要求应该相辅相成,因此,相应地降低刑责年龄,就是完善依法治国的现实需要。

  降低刑责年龄是孩子心智现实发展的需要。信息时代,孩子获取知识渠道多元化,知识面已极大丰富,他们现在已接触和懂得了一些基本的法律常识,许多新闻报道中都提及不少未成年人甚至仗着自己年龄不满14周岁而对于犯罪更加肆无忌惮,知道了不满14岁不犯法,可以继续偷盗,还能继续杀人。社会把孩子当小孩,孩子却把社会当傻瓜。岂能容许“恶少”屡屡出现?降低刑责年龄就是制止恶行的利器。

  降低刑责年龄是保护孩子健康成长的需要。2017年6月,北京一中院《未成年人案件综合审判白皮书(2009.6——2017.6)》指出了目前未成年犯罪的特点在于:犯罪手段残忍后果严重,犯罪年龄呈现低龄化趋势。全国各地的未成年人涉恶也佐证了这一点,现实往往束手无策,《未成年人保护法》成了“坏人保护法”,刑法多是针对未成年犯罪的宽宥举措,要保护守法的孩子,就应降低刑责年龄严惩“恶少”。

  降低刑责年龄是“法不能向不法让步”的需要。“恶少”得到法律的宽恕,从轻或免除处罚,受害的未成年人不但没有任何保护,受害者整个家庭往往蒙受二次伤害。3月12日,最高检工作报告指出,“恶少”欺凌弱小,制止无效时,成年人可实施正当防卫。披露“昆山反杀案”后,该报告指出“法不能向不法让步”。让年龄不再成为“恶少”的护身符,降低刑责年龄,就是有力地践行“法不能向不法让步”。

  当前的未成年人涉恶现象,亟需“严打”,迫切需要铲除“恶少”肆意生长的温床。《未成年人保护法》不是保护“恶少”可以犯下罪行而不受惩罚,法律应该保护那些真正该被保护的未成年受害者及其家庭。当年龄成为“恶少”横行无忌的通行证,我们就需对症下药,降低刑责年龄有助于惩恶护善,如此才能对“恶少”实施有力打击和精准打击,让《未成年人保护法》真正成为青少年健康成长的保护伞。

  (未来网评论员 李云勇)

作者:李云勇 编辑:赵楠

中央新闻网站  专注青少年领域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3016345号-1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客服电话:010-57380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