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原创评论  >  正文

无需盖章不用比惨,让贫困学生更有获得感

2019-08-09 13:01:36 来源: 未来网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近期,《安徽省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认定工作实施办法》出台,明确提出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认定依据包括学生消费等因素,认定过程要坚持公开透明与保护隐私相结合,严禁让学生当众诉苦、互相比困。同时,学生申请资助时取消证明材料盖章,改为本人(或监护人)书面承诺。这样一则消息与很多人过往的认知有较大不同,马上就引起了媒体和网民的关注,并引发讨论。

  我想说的是,减少可以减的公章证明,增加可以加的获得感,让真正需要的人成为政策照顾的受益者,是好事,更是善事。长久以来,贫困生要想申请助学金就必须得有一个贫困证明,这就少不了家庭所在地乡、镇或街道民政部门对学生家庭经济情况予以证明的环节,一来二去就显得较为繁琐,难住了不少学生的家长。更让人困扰的是,这个证明要想顺利开好,还真不一定容易。条件设限,你推我搡,互踢皮球,有的“扯皮”是讲不清楚的,最后受伤的总是贫困学生。

  让贫困学生不因一纸证明被排除在政策照顾之外,是真正的公平正义。在程序上,如果设置了“贫困证明”这道坎,也就意味着不管这个学生多么符合“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认定的范围,只要他无法“证明”,他最终也很难享受相关政策的倾斜。因为政策是有前提的,工作流程又是固定的,要是相关工作者采取了所谓人性化的帮助,是否有可能被指违规操作、甚至被举报投诉?让人不敢为真正贫困之学生争取政策,本就不是人性之举。政策有缺口就要补上,改证明材料盖章为本人(或监护人)书面承诺,让认定工作变得更人性,这就是正义。

  政策照顾不等于平白的福利,而是要为一些人解决一些困难的。在学校里,就时常出现“贫困学生高消费”的怪现象,倒不是说贫困生就不能消费,但是消费合不合理应该拿捏有度。毕竟,国家政策所带来的经济上的支持,本就不是用于个人挥霍的。这样就要求我们,在考虑家庭经济因素、特殊群体因素、地区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因素、突发状况因素之外,还得考虑学生消费因素。这里的学生消费因素主要指学生消费的金额、结构等是否合理。

  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认定工作主要是从学生的实际出发,真正帮助到家庭经济困难的学生。想明白这点,我们就应更强调给予学生相应的尊重,这也是我们的工作之一。过去,有的学校在开展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认定工作的时候,让学生当众诉苦、互相比困,好端端一个认定工作变成了“比惨大会”的较量,几分真假几分演技,让贫困助学这件事变得一点都不严肃,让本该被保护的自尊荡然无存,不仅不雅,更让人羞愧。是错位,更是乱举!

  如今,已经有不少地方开始自我革新,抛弃那些错误的旧习,让“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认定”这件事越来越像是一回事。其他地方应当是要跟上一步,让更多的学生在政策照顾之下拥有更多的获得感。

  (未来网专栏作家、特约评论员 周成洋)

作者: 周成洋 编辑: 董小宁

中央新闻网站  专注青少年领域

版权所有:未来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3016345号-1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客服电话:010-57526311